曝光臺 - 南都電源總經理醉駕或被刑拘 事件發生一月余才披露
南都電源總經理醉駕或被刑拘 事件發生一月余才披露

 

曝光臺  加入時間:2019-7-16 9:34:49  來源:證券日報  

  7月14日晚間,南都電源投下一顆炸彈。公司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總經理朱保義因涉嫌醉酒駕駛,或將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然而,據《證券日報》記者調查發現,朱保義的醉駕行為實際發生于6月7日,上市公司卻長達一個多月未履行相應信息披露義務。朱保義的醉駕違法行為是否受到相應處罰?期間其是否正常履職,是否對公司的日常經營造成影響?針對這些問題,記者致電了公司董事會秘書,并向證券部發送了采訪提綱。

  新晉總經理

  醉駕被抓后正常履職?

  就職剛半年,南都電源的新晉總經理朱保義卻因一場醉駕迎來“至暗時刻”。7月14日晚間,南都電源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董事、總經理朱保義的正式通知,朱保義因涉嫌醉酒駕駛,存在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風險。

  記者從相關法律人士處獲悉,當前,司法實踐中以血液中酒精含量80mg/100ml作為飲酒與醉酒的分界線。每100ml血液中,酒精含量達到20mg-79mg,屬于飲酒駕駛;酒精含量達到80mg以上,屬于醉酒駕車。對于酒駕行為,執法部門只進行行政處罰,不構成刑事犯罪;醉駕行為則構成刑事犯罪,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構成危險駕駛罪,處拘役,并處罰金。

  記者從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官方網站了解到,朱保義的醉駕行為實際發生于6月7日晚22時許,距公告披露已一月有余。而南都電源董秘楊祖偉告訴記者,事件發生后這一個多月時間內,朱保義仍在公司正常履職。

  公司證券部負責人進一步回復《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從朱保義處獲悉,其酒駕行為發生于杭州西溪濕地公園內部,未造成交通事故,并于當時受到交管部門吊銷駕照的處罰。對于記者關于“上市公司為何未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是否屬于信批違規”的提問,上述負責人表示,因朱保義為阜陽市人大代表,根據相關規定,杭州市公安局需提請阜陽市人大常委會審議許可對其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議案。2019年7月12日,阜陽市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該事項。公司于2019年7月13日接到朱保義正式通知后,發布公告提示相關風險。

  事件發生一月有余,期間上市公司竟然對公司總經理的醉駕違法行為毫不知情?或是總經理朱保義在吊銷駕照,面臨被刑拘的風險之下仍對上市公司有所隱瞞?

  對此,京衡律師事務所翁佳琪律師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目前的公告來看,南都電源表述在2019年7月13日知悉上述消息,在2019年7月15日發布公告,信息披露時間基本滿足了監管對信息披露時限的形式要求,至于朱保義是否存在故意拖延告知消息或南都電源知悉信息后未及時披露信息的,還是交由監管部門予以判斷。

  子公司經營

  或受波及

  南都電源主要從事閥控密封電池、鋰離子電池、燃料電池為核心的系統化產品、解決方案及運營服務。

  2015年,南都電源斥資3.16億元購買了華鉑科技51%的股權;此外,2017年,公司通過向朱保義以非公開發行股份方式支付14.7億元,以現金方式支付4.9億元的方式收購華鉑科技剩余49%的股權。作為華鉑科技的原實控人、董事、總經理,收購完成后,朱保義進入上市公司高管之列。

  對于此次收購,朱保義也做出了業績承諾,承諾華鉑科技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不低于4億元、5.5億元及7億元。相關財務資料顯示,華鉑科技2017年、2018年度經審計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4.08億元和4.41億元,合計8.49億元,未達到對應年度累計承諾金額9.5億元,累計實現承諾業績金額的89.36%,未完成業績承諾。

  盡管業績承諾未完成,對南都電源來說,這也稱得上一筆賺錢的買賣。根據公司2018年年報顯示,華鉑科技已成為南都電源的重要利潤來源。2018年度,上市公司實現歸母凈利潤2.42億元,其中華鉑科技2018年歸母凈利潤為5.48億元。南都電源曾表示,2018年度,當期母公司經營利潤為虧損,母公司的凈利潤主要來源于子公司利潤分配。借助于華鉑科技良好的業績表示,2019年1月份,在南都電源前任總經理陳博因個人原因辭職后,朱保義接任總經理一職。

  值得關注的是,目前,朱保義同時擔任南都電源和華鉑科技的董事、總經理一職,而伴隨著朱保義未來可能“身陷囹圄”,是否會影響兩家公司的日常經營及業績表現,其存在的后續影響尚難估計。



内蒙古快三形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