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能 - 中國加速邁向“可燃冰時代”
中國加速邁向“可燃冰時代”

 

海洋能  加入時間:2018-7-25 11:20:19  來源:海外網  
 

在人類的能源體系中,可燃冰可謂是既古老又年輕的種類。古老在于其形成的地質年代久遠,年輕在于人類對其發現和研究時間較晚,而商業開發與利用甚至還沒有開始,它因此被稱為未來能源

由于研究起步時間更晚,可燃冰在中國顯得更年輕,然而,在改革開放洶涌的浪潮中,中國科技工作者以只爭朝夕、時不我待的忘我拼搏精神,深入鉆研可燃冰勘探與開發技術,取得豐碩成果,不僅摸清了本國陸域和海域可燃冰蘊藏家底,而且在全球率成功進行了可燃冰試開采,并著手規劃商業試開采和商業開采與大規模開發利用,積極推動本國能源變革,加速向可燃冰時代邁進。

未來能源潛力巨大

可燃冰以固態等形式賦存于海底沉積物或陸上凍土區巖石的裂隙、孔隙中,具有燃燒值高、污染小、儲量大等特點,被各國視為未來石油、天然氣的戰略性替代能源。針對可燃冰的上述特點,國土資源部天然氣水合物重點實驗室總工程師劉昌嶺研究員對可燃冰介紹說,可燃冰在標準狀況下,1立方米可燃冰可釋放出164立方米天然氣和0.8立方米的水,能量密度是天然氣的2-5倍、是煤的10倍。單位體積的可燃冰燃燒能發出的熱量遠遠大于煤、石油和天然氣,而且燃燒后幾乎不會產生污染氣體,因此它被公認為是一種清潔的能源。

19世紀,科學家在實驗室合成出來可燃冰。20世紀30年代,工程師在天然氣輸氣管道里發現時常造成堵塞的冰塊就是可燃冰。蘇聯科學家根據人為環境中可燃冰產生的條件作出推測:如果滿足低溫高壓、有氣有水的條件,也可能有天然的可燃冰存在。20世紀60年代,上述推測被證實,可燃冰礦藏在西西伯利亞凍土地區麥索雅哈氣田被發現。美國從20世紀80年代初制定了10年可燃冰研究計劃,并于1988年起將其列入國家能源戰略長遠計劃。日本自20世紀70年代末在南海海槽發現似海底反射層后,加大日本周邊海域可燃冰的探測力度,80 年代末鉆探獲得可燃冰樣品。

中國石油華北油田公司高級工程師付亞榮介紹說,目前,美國、俄羅斯、加拿大、荷蘭、日本、印度等國已對可燃冰進行了廣泛的勘探,其目標和范圍含蓋了幾乎所有的海洋陸緣重要潛在區域和高緯度極地永久凍土帶及南極大陸陸緣地區,勘探表明,可燃冰存在于西太平洋海域的白令海、鄂霍茨克海、千島海溝、沖繩海槽、日本南海海槽、南海海槽等廣泛區域,甚至探明北極地區有大量正在形成的可燃冰。就儲量而言,可燃冰非常豐富,約為是剩余天然氣儲量的128 倍,其有機碳總資源量相當于全球已知煤、石油和天然氣碳含量的2倍。僅海底探查有可燃冰分布量,可供人類使用1000年。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國家在可燃冰開采方面進行了嘗試和實踐。在西西伯利亞麥索雅哈氣田,蘇聯在上個世紀70年代進行了人類歷史上首次商業化開發陸域可燃冰礦體,斷斷續續開采了17年。首個實現海域可燃冰抽取的是日本。上個世紀末,日本投入巨資在重點海域進行地球物理調查和實驗鉆探,獲得了海域可燃冰樣品,首次掌握利用地震探測和物理探測抽取可燃冰。20133月,日本采用井下電潛泵排液采氣和井下電加熱等技術,實現全球首次試采海域可燃冰,但后來遭遇泥沙阻塞鉆井通道而中止。4年后,日本進行了第二次試采,遭遇相同狀況。

20載從空白到前沿

中國科學家對可燃冰的研究相對較晚。1985年,時任地質礦產部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總工程師金慶煥在《海洋油氣勘探概況及石油地質學動向》中提到可燃冰。他指出,全球13%陸地凍土帶的可燃冰和比陸地凍土帶多100倍的海域可燃冰將是人類未來的重要能源。這是這個概念第一次在國內出現。1990,中國科學院蘭州冰川凍土研究所與莫斯科大學開展人工合成可燃冰實驗,采用甲烷和蒸餾水在室內合成了可燃冰取得成功,外觀、揮發性和可燃性等與自然界取得的可燃冰樣品具有完全相同特點。1992年,國內翻譯出版了系統介紹可燃冰的早期文獻《國外天然氣水合物研究進展》,中國地質科學研究院礦床地質研究吳必豪研究員等完成了對可燃冰技術追蹤、收集資料和初步研究工作。1995—1997年,中科院礦床所與中國地質礦產信息研究院合作完成了西太平洋天然氣水合物找礦前景與方法的調研課題,認為西太平洋邊緣海域包括中國東海和南海具備可燃冰的成藏條件和找礦前景。

付亞榮指出,在上述早期科研信息搜集和研究基礎上,中國從1999年啟動了可燃冰實質性調查與研究,并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2000 年,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在南海海底發現了總量估計相當于全國石油總量一半的巨大可燃冰帶,迅速從海底取出了樣品。2002

年正式啟動為期10年的對中國海域可燃冰資源調查與研究專項,陸續在南海北部陸坡區的西沙海槽、神狐、東沙及瓊東南4個海域,進行了25 個航次的可燃冰資源調查與評價,發現了南海北部陸坡可燃冰有利區,評價了南海北部陸坡可燃冰資源潛力確定了東沙、神狐2個可燃冰重點目標,證實了中國南海存在可燃冰資源。

2007年,中國首個可燃冰鉆探航次在南海神狐海域珠江口盆地進行,成功獲得可燃冰樣品,標志著中國可燃冰調查研究水平步入世界先進行列,成為繼美國、日本、印度之后第4個通過國家級研發計劃獲得可燃冰實物樣品的國家。第二年,中國陸域可燃冰調查獲得重大進展,在海拔近4100米的青海省天峻縣木里鎮祁連山南緣永久凍土帶首次發現并檢測出可燃冰,成為世界上首個在中低緯度凍土層發現可燃冰的國家。2013年,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在臺西南盆地鉆獲了在中國海洋可燃冰鉆探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滲漏型和擴散型實物樣品,為后續試開采準備了必要條件。

2017年可謂中國可燃冰收獲年,經過20年研究和技術積累,中國在南海北部神狐海域進行的首次可燃冰試采獲得圓滿成功。328日,在萬眾矚目之下,可燃冰試采正式開鉆,僅1個多月后,510日便點火成功。到518日,試采連續穩定產氣8天,累計產氣量超12萬立方米,平均日產超1.6萬立方米,超額完成日產萬方,連續產氣一周的預定目標,取得圓滿成功。

截至201779日,試采連續穩產60天,累計產氣量超30萬立方米,超額完成預期目標,主動實施關井,創造了連續產氣時長和產氣總量兩項世界紀錄。這是中國首次、也是世界首次成功實現對資源量占全球90%以上、開發難度最大的泥質粉砂型天然氣水合物試采,標志著中國取得了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發理論、技術、工程、裝備的自主創新,實現了歷史性突破。試采成功為推動天然氣水合物產業化邁出了關鍵的一步,對保障國家能源安全、推動綠色發展、建設海洋強國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意義。

劍指2020商業試采

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成功只是萬里長征邁出的關鍵一步,后續任務依然艱巨繁重。正如中共中央、國務院對海域可燃冰試采成功的賀電所指出的那樣,雖然經過長期不懈努力,中國取得了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發理論、技術、工程、裝備的自主創新,實現了歷史性突破,但是距離可燃冰商業開發和大規模利用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唯有一如既往地以只爭朝夕的精神,持之以恒的艱苦奮斗才能把這種未來能源變為現實能源

海域可燃冰試采初戰告捷之后,中國加快了推動可燃冰向商業化開發方向挺進的步伐。201711月,根據礦產資源法實施細則有關規定,天然氣水合物即可燃冰被列為新礦種。此舉有利于加快可燃冰資源開發利用步伐,促進勘查開發投資主體多元化,促進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采科技創新。據當時的國土資源部礦產資源儲量司司長鞠建華介紹,確立可燃冰為新礦種,將更有利于協調利益關系,帶動相關產業發展,拉動鉆采裝備制造、管網建設、工程施工、液化天然氣船、非常規天然氣勘探開發特種技術及裝備制造,形成上游勘探開發、中游運輸儲備、下游綜合利用的完整產業鏈。

中國在可燃冰領域的發展歷程昭示,堅持科技先導,著力推動科技進步是跨越式發展,實現迎頭趕上的必由之路,在通往商業化開采的過程中,也必然是如此。2017年底,經科技部批準建設,依托中國海油旗下中海油研究總院有限責任公司,整合國內科研力量,組建天然氣水合物國家重點實驗室。作為可燃冰科研和開發的國家隊,中海油先后承擔了國家“863”“973”等重點研發計劃等,已初步明確了資源勘探、開采技術、風險防控和流動保障等4大研究方向,其參與組建重點實驗室標志著中國天然氣水合物工作進入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與此同時,由中國地質調查局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建設的深海科技創新中心正式選址廣州南沙龍穴島東北部,海域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勘查試采開展一系列海洋地質工作是該創新中心的重中之重。根據規劃,創新中心將建設可燃冰科研工作基地、巖心庫等關鍵設施,目前,工作基地和碼頭項目前期工作正在抓緊推進,預計2021年建成。

千帆競渡,百舸爭流。在當今能源科技日新月異的背景下,可燃冰作為一種潛力巨大的清潔能源,其商業化開發利用是很多國家的戰略需求和孜孜以求的奮斗目標。付亞榮指出,急于尋求能源突破的日本計劃在2018 年開發出成熟的可燃冰開采技術,進而實現商業化生產。中國在《國土資源十三五科技創新發展規劃》中也明確提出,到2020年攻克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關鍵技術,實現商業化試采。而要實現這一目標,早日催生中國的可燃冰時代,中國科學家和能源產業界必須拿出更頑強的拼搏精神。

 




相關新聞:



内蒙古快三形态走势图